地热 - 地热开发“第二春”乍暖还寒
地热开发“第二春”乍暖还寒

 

地热  加入时间:2018-4-12 10:49:01  来源:中国科学报  
 

编者按:

我国地热行业发展至今,技术可行性日渐成熟,但相关细节仍然值得斟酌、改进和完善,一些不可忽略的问题,需要重视,及早发现、及早解决。《中国科学报》拟从技术、国际借鉴等角度解读我国地热发展现状,以期地热能真正发挥作用,为生态文明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一直以来,地热能常被放在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能源的字里,不为大多数公众所熟知。

2017年伊始,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和国土资源部联合发布了《地热能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被看作为地热能发展绘制的宏伟蓝图。

虽然《规划》明确了发展目标,但一年多以来,地热方面取得的成绩并不尽如人意,在供暖(制冷)、发电方面与《规划》目标还有很大的差距。中国能源研究会地热专业委员会专家委员会主任郑克棪表示,其中在交叉管理、矿业权审批等层面仍需改进和完善。

第二春

我国的地热能开发利用始于20世纪70年代地质学家李四光提出的开发地热能源,向地球要热号召,发展一段时间后由于效益不确定、发展路径不清晰而遇冷。

当前,由于雾霾治理、能源结构调整的现实需求,以及开发利用路径、方向逐渐明确,我国的地热能开发利用迎来了第二个春天。中国科学院院士、水文地质学家汪集旸认为,这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国家对地热开发利用的重视。进入十三五以来,国家密集出台对地热开发利用的政策,最具标志意义的,就是《规划》的出台。

《规划》预期在十三五期间,我国将新增地热能供暖(制冷)面积11亿平方米;新增地热发电装机容量500兆瓦。到2020年,地热供暖(制冷)面积累计达到16亿平方米,地热发电装机容量约530兆瓦。

《规划》明确了十三五时期我国地热能发展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发展目标、政策导向和重点内容,是十三五时期地热能发展的总体蓝图和行动纲领。

地热能产业规模将实现翻番增长,地热能的利用将在替代燃煤供暖、减轻雾霾中发挥重要作用。

地热的春天来了,我们要撸起袖子加油干!”

这是地热界人士在《规划》出台后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现出来的激动与信心。

随后,北京市、河北省、河南省、山西省、辽宁省等多个省市也纷纷出台相关规划,结合当地情况制定了地热能发展目标和时间路线图。

不尽人意

虽然2017年被誉为值得地热界铭记的年份,但在郑克棪看来,尽管《规划》出台在前,这一年的地热发展仍不尽如人意。

在推广北方地区冬季清洁供暖的过程中,北京的去煤化改造措施没有新增地热供暖。在近日举办的第七届中深层地热资源高效开发与利用国际会议上,郑克棪介绍说,2017年北京农村煤改电、煤改气组成中,地源热泵仅占1%

地热发电方面,相对于2020年新增装机容量500 兆瓦的目标,2017年仅完成不到2兆瓦,且只是民营企业积极性有所提高。据介绍,河南三全集团郑州地美特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云南省瑞丽钻了地热井,安装发电设备,3台机组各发电400千瓦,为我国地热发电增加了1.2兆瓦。四川康盛能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在康定县小热水地热田钻成的温地热井安装了发电设备,发电200千瓦。

这些数字与《规划》所制定的目标相比还有非常大的距离,让地热开发利用平添了一些乍暖还寒的意味。

中国地热发电应该借鉴土耳其经验。郑克棪表示,这个创造了地热发电世界最快速度的国家,经验只有两条:一是议会通过决议发展本国地热资源;二是地热立法,凡投资地热发电的均给予政策优惠。

十二五期间,民企江西华电投资开发西藏羊易32兆瓦地热电站时,郑克棪等专家就呼吁将之作为国家示范工程,并给予上网电价支持。然而该动议未获通过,羊易工程至今未能新增发电装机容量。郑克棪认为,没有地热立法、地热发电上网电价的优惠政策也没有固定文件,这些都是阻碍地热发电的因素。

最佳目标

立法之外,中国地热要想顺利发展,还需要克服一些不正确的认识。对地热开发预设探矿权是不合理的,强调采灌均衡也限制了合理开采。郑克棪强调。

由于过去固体矿山在开采过程中存在环境污染、地下水枯竭、尾矿渣堆放不稳等问题,国土资源部为整顿矿业秩序,对固体矿产设置预设探矿权,申请探矿者只能在预设探矿权范围内选择。

在郑克棪看来,地热开发只有一个井口(泵房),并不影响到一片面积的环境问题,开发商愿意自己承担风险,在自己的地皮上钻一口地热井,本无可厚非,以不在预设矿权范围内为由不予批准,这是对地热开发的阻碍。

另一项阻碍地热利用正常发展的因素则是强调采灌均衡。现在多地地热管理者提出要求均衡采灌’‘100%回灌,否则不予批准开采。郑克棪表示,这是矫枉过正,没有必要。

不准消耗地热可再生资源是认识的误区,地热资源做到可持续开发就是最佳目标。控制合理水位下降的可持续开发可以最大限度合理开发利用地热能,郑克棪表示,如今北京加大地热回灌,实现了规模化生产性回灌,使地热田的水位控制在年下降1米左右。这种100年下降100米的速率符合可持续发展,不会造成百年后抽不上水的困境,是可行的。

另外,将地热资源混同为地下水管理也是不妥当的。据悉,《北京市地热资源管理办法》(1999)中称开采热水型地热资源,必须凭市地质矿产行政主管部门核发的允许开采通知书到市水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取水许可证,凭取水许可证到市地质矿产行政主管部门办理采矿许可证,郑克棪认为,地热资源与地下水开采两者完全不同,不能混淆。

地热资源一般深度大,储存在坚硬的岩石骨架中,开采地热流体造成热储压力下降,但表现为液体(压力)下降,基本不会导致地面沉降。郑克棪表示。

对于地热发展,郑克棪认为,需要像治理雾霾一样,发现问题,找准原因,针对解决。实现《规划》目标不光需要地热界和地热人的埋头努力,全社会提高认识,政府改进管理、克服阻力才能夺取更大的胜利。

 




相关新闻: